临沂白血病女子微博求助 谁来帮她“温笑如花”?(7)

确诊罕见白血病,她决定与病魔抗争“温笑”面对生活  

残酷的噩耗接踵而至。2012年底,宓丽经常发烧、感冒,起初靠感冒药维持,直至今年6月份,感冒药不再是救命草,宓丽开始连续性发低烧,而且嘴里长满了溃疡,还存在痔疮等症状。家人带着宓丽去临沂市人民医院做了骨髓穿刺检查,可并未查出任何病症。他们紧接着去了山东大学二院,检查结果显示“骨髓象中8%左右的原早幼粒细胞”。医生称通常存在骨髓象中5%左右的原早幼粒细胞即为白血病,但是该院并不能确诊。

今年7月,在医生的建议下,宓丽和婆婆一起去了天津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检查,检查结果让她们傻了眼。检查报告单上清晰地写着“急性髓系白血病M2a”,如此罕见的白血病为何会降临到这个年轻女人身上?她还没有做成一个真正的妈妈?她和丈夫还有很多的计划没有完成?看到这样的检查结果,婆婆没有掉眼泪,她告诉宓丽,“没事,有病我们就治,会好的。”坚强的宓丽听到婆婆的话,笑着点点头。他们决定与病魔抗争,宓丽知道,身体养不好,美好的未来将永远实现不了。  

婆婆陪伴儿媳赴津化疗,花光7万元借款不得不停止治疗

疾病的到来,彻底改变了宓丽一家的处境。

宓丽的娘家也在北关村,家里只有5间旧房子,父亲宓大工今年55岁,在2006年患上脑血栓,2010年又不幸遭遇车祸,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,家里的开支只能靠52岁的母亲王振红平时打零工来维持。“宓丽健康的时候,还会接济接济我们老两口,现在她病了,我们只能把两间房子租给别人,靠房租糊口。”宓丽的妈妈王振红告诉记者。

宓丽的婆家也不富裕,全家就靠着公公戚兆岱每个月2200元退休金生活。婆婆孙西芳在2004年从蒙阴县一酒厂下岗,后来偶尔外出打份零工。如今儿媳妇得了病,她开始尝试着做起保险业务员,赚钱给儿媳妇治病。